大家好,我是Wayne。今天要分享的,是一个勇敢女性虎口逃生的故事,而凶手的身份,让所有人大吃一惊。

  (以下正文共有3800个字)

  2010年4月3日下午5点左右,艾琳·奥卡特(Erinn Orcutt)结束了四个小时的轮班,准备回家。艾琳是一名鸡尾酒服务生,在加利福尼亚州安大略省的一家餐馆工作。这一天是周六,但餐馆的生意却不太好,商场的停车场也没什么人。艾琳一边走向车子,一边摆弄着手机,漫不经心地打开车门。突然,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她的背后响起,“上车!”起初,艾琳还以为是同事的一个恶作剧。但随即,她感觉到一把枪正顶在自己腰间。艾琳这才意识到,自己遇上了危险。

  

  一、突然的歹徒

  那是一个陌生的男人,他把枪抵在艾琳腰间非常低的位置。不远处似乎还有一个他的同伙,挡住了过道。停车场本来就没什么人,被那个同伙挡住了过道,更加没人注意到艾琳此刻的危险。

  顶在腰间的枪提醒着艾琳,大声呼救不是一个好的选择,况且,在这个空荡荡的停车场里,艾琳也没有可以求助的对象。她听从男人命令上了车,持枪的男人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,让艾琳开车。而他的同伙仍然站在原地。

  “开车!”歹徒再次发出指令。在歹徒的胁迫之下,艾琳开车驶出停车场。

  一路上,艾琳一直在哀求这个男人,“放了我吧,你可以把车开走,我不会打电话给警察的。” 但歹徒始终无动于衷。艾琳意识到自己不能寄希望于一个穷凶极恶之人的怜悯,她必须设法自救。

  虽然歹徒让艾琳开车,但是对于去哪里,歹徒并没有说。而艾琳从小在这里长大,对这一带都很熟。她知道哪些地方会有警察巡逻,准备把车开到那些地方去。

  艾琳把车开进了一家餐厅停车场,她曾经看到过警察在附近巡逻。但不幸的是,那里没有警察。歹徒命令艾琳不要停车,一直到他们来到一个仓库附近,歹徒才让她停下来。仓库所在的街上有个加油站,附近还有一家连锁餐厅和一家卖酒的商店。

  

  这并不是一个荒凉的地方,艾琳觉得至少暂时她还是安全的。但没想到的是,她刚把车停好,歹徒就用枪指着她,命令她到后座去。艾琳一下子就哭了,歹徒和她一起去了后座。“把衣服脱掉!”歹徒命令艾琳。

  二、罪恶发生

  这是一个周六的下午,在这个并不偏僻的角落里,罪恶正在发生。附近的几家商店都在营业中,艾琳甚至能听到人们交谈的声音。但是没有人意识到,停在不远处的那辆SUV,深色玻璃遮挡的空间里,一位可怜的女性正在遭受暴行。

  

  歹徒命令艾琳脱衣服。艾琳控制不住地哭着,歹徒把枪对准她的头,威胁她,“别哭了!再哭我就打死你!” 他把枪上膛,子弹突然弹出,掉到了座位上。是的,这把枪里实实在在是有子弹的。

  恐惧袭来,艾琳哭到颤抖。歹徒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,他把枪插进了艾琳的嘴里,让艾琳闭嘴。艾琳立马停止了哭泣。歹徒让艾琳坐到他的大腿上,性侵了她。性侵完后,歹徒还笑着拍照,拍摄艾琳的裸体。接着,歹徒发起了短信,把艾琳的裸照发给了他那个留在停车场的同伙。随后,俩人还通起了电话。

  同伙大概是问了一句“你在哪里”,歹徒说,“哦,你没看见我吗?我在玩呢。” 电话里传出了同伙的笑声,电话这头的歹徒也开始笑了起来。艾琳简直不敢相信。但是,歹徒笑着笑着,暴虐的情绪不知又被什么挑动出来,他盯着艾琳,忽然开始殴打她。猛地打了艾琳几个巴掌,然后让艾琳趴下,试图从后面性侵。恐惧和痛苦缠绕着艾琳,但双方的体力差距让艾琳无从反抗。

  大约一个小时后,歹徒终于结束了对艾琳的折磨,他让艾琳穿上衣服。歹徒说,“我们要去荒漠,结束这一切。” 艾琳敏锐地意识到,这大概是她最后的机会了。

  三、虎口逃生

  艾琳是一位单身母亲,有一个5岁的孩子。为了保护孩子,车子后排右侧的儿童锁是锁死的,车门无法从车内打开。此刻,艾琳和歹徒都在汽车的后排,歹徒在右侧,也就是靠近儿童锁的那一侧,艾琳则在左侧。而歹徒没有把枪拿在手中,之前施暴的时候,枪被他扔在了座位下面。正当艾琳寻找机会逃跑的时候,歹徒的电话响了,他接起了电话。

  

  艾琳把握住了这个歹徒分心的时机,她猛地打开车门冲了出去,大声地对来往的行人呼喊,“他有枪,他有枪,每个人都回到自己房子里去!”

  而事实上,附近的那家卖酒商店的老板已经注意到了艾琳的SUV,他觉得有些不对劲,已经准备报警了。老板把艾琳拉进自己的店里,让她躲到收银台后面,在那一刻,艾琳忽然崩溃了。从被劫持到脱离危险,艾琳经历了可怕的72分钟。

  

  艾琳的勇敢、机敏和果断让她迎来了自己的劫后余生。如果艾琳当时没有果断地跑出来,也许今天你们听到故事就会变成另外一个版本,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。

  艾琳的逃脱打乱了歹徒的计划,在意识到无法追回艾琳后,他选择尽快逃离现场。虽然歹徒有汽车的钥匙,但是艾琳的这辆车是一键启动的,歹徒没有找到一键启动的开关在哪里,他试了几次,汽车都启动不了。于是,歹徒下车逃跑,很快便消失在了街角。但可能是艾琳的意外逃脱让他慌了阵脚,他把枪丢在了艾琳的车里。

  枪的底部甚至还刻着一个姓氏:奥尔本(Orban)。

  

  四、意外的凶手

  警察很快到了现场,除了枪,现场留下了很多证据,艾琳的衣服、歹徒的体液、太阳镜等等。警方断定,歹徒无法逃脱太久。

  正当警方对这起案件进行调查时,附近威斯敏斯特警察局的安东尼·奥尔本(Anthony Orban)警官报告了他的枪支被盗。而这位警官的名字,“恰巧”刻在案发现场的那把枪上。通常情况下,警官会把名字刻在枪的底部,防止枪支被别人使用。所以,很显然,要么是歹徒盗用了这名安东尼警官的枪,要么,歹徒就是这位安东尼警官本人。

  

  警方追踪到安东尼曾到过案发现场附近的一个停车场。在案发之前,他帮助朋友,狱警杰弗里?杰里内克(Jeffrey Jelinek)在那个停车场里找到了他的卡车。所以,他对案发地的环境是熟悉的。而安东尼和杰弗里,与艾琳对歹徒和他的同伙的描述相符,艾琳也在指认嫌疑犯时一眼认出了他们。

  安东尼和杰弗里被立即逮捕了,但是两个人都声称自己不记得任何事情。安东尼说当天中午他喝了太多酒,所以断片了。审讯中,警察问他:“为什么你的枪在那位女士的车里?”安东尼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警察问:“你还记得你脱掉了你的裤子吗?”安东尼说: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
  

  但是在对杰弗里的审讯中,警察找到了突破口。杰弗里一开始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,但是在审讯快结束的时候,他突然问审讯他的两个警察,“想不想看看我手机上的照片?” 审讯的两个警察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他们以杰弗里手机里的照片为审讯的突破口,打破了杰弗里说自己不记得的谎话,让杰弗里说出了实情。

  杰弗里说,他和安东尼从高中起就是朋友,案发当天两人都携带了警用武器。他们一同吃了午饭,用餐时喝了一些玛格丽特,之后在下午又喝了两罐啤酒。下午五点千亿体育左右,他们来到了艾琳工作的餐厅外的停车场,刚好看到艾琳从餐厅门口走向她的车,安东尼对杰弗里说着“我们去会会这个小丫头吧。”然后走上前,挟持了艾琳。杰弗里问安东尼“你在干什么”,安东尼只是说“不必担心。”在性侵艾琳之后,安东尼打电话给杰弗里,让杰弗里去附近的加油站接他,并且让杰弗里删掉两人之间的短信记录。

  虽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安东尼,但是他仍然坚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甚至在警方离开房间之后仍然继续着他的表演。当然,安东尼自己就是一名警察,他很清楚审讯的过程,他知道摄像头会对他进行不间断的拍摄,他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表现自己的“无辜”。

  安东尼还声称自己服用了佐洛夫,一种抗抑郁的药,来应对因为参加伊拉克海战造成的创伤后应激障碍。再加上当天他喝了酒。因此整个人处于一种精神错乱的状态,无法控制自己。而在艾琳看来,这不过是安东尼在意识到警方已经掌握了关键性的证据之后,又为自己寻找了一个脱罪的借口。

  施暴者百般推诿、负隅顽抗,而监狱外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的艾琳却并没有回归平静的生活。

  

  五、最终的审判

  监狱对安东尼往外打出的电话进行了录音,安东尼在电话里对别人说过,“如果没有证人的话会容易得多”。他的这句话,是不是在计划让艾琳消失呢?在那之后,艾琳不仅接到过奇怪的电话,还在高速公路上被跟踪过,她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。

  为了避免艾琳遭遇不测,检方将她保护了起来。那是一段让艾琳倍感焦虑的时光,一方千亿体育面担忧着自己的人身安全,另一方面担忧着狡猾的安东尼是否会逃过法律的制裁。如果安东尼被认定精神健全,他将面临无期徒刑。如果他被认定精神错乱,他将被送往精神病院接受治疗后释放。在忐忑不安中,艾琳等来了庭审。

  陪审团由八名女性和四名男性组成,他们最终没有采信案发时安东尼精神错乱的辩护意见,认定他犯有绑架罪和多项性侵犯罪,共计八项重罪。

  

  安东尼的同伙杰弗里?杰里内克作为检方证人出庭,与安东尼对峙,杰弗里通过认罪协议换取了较轻的判决。

  最终杰弗里?杰里内克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,而安东尼·奥尔本将在几天后接受最后的审判。令人意外的是,安东尼当天早上在监狱里上吊自杀了。

  尽管嫌疑人已经死亡,艾琳仍然请求法院让她按原计划做了受害人陈述。她希望自己能够跟这件事有一个正式的了断。艾琳说:我那天被迫忍受的恐惧是施暴者无法用任何理由来狡辩的,施暴者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。我很失望,一个处在你这种地位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。我选择过自己的生活,摆脱你的行为对我的任何影响。

  艾琳是一位勇敢的女性,她的勇敢,不仅仅在于她从犯罪分子控制下逃脱的机敏,也在于敢于正视犯罪给自己造成的伤害、直面它并结束它。她站出来,说出自己的故事,告诉其他有类似经历的女孩,伤害就只是伤害而已,应该感到羞愧的是那些犯下了罪行的人。

  这起事件让我想起美国体操队队医拉里·纳萨尔(Larry Nassar)性侵案。

  千亿体育

  纳萨尔利用职务之便,对多名女孩性侵,有的年仅6岁。在对他的审判法庭上,法官罗斯玛丽·阿奎利纳(Rosemarie Aquilina)对受到侵害的年轻女孩们说,“你们再也不是受害者了,你们是生存者。把你们的痛苦留在这里,去吧,去外面追逐你们的辉煌!” 我觉得这句话,同样适合送给艾琳。

  最后请大家保持警惕,保持安全!我们下期再见!

  参考资料:

  https://truecrimedaily.com/2017/12/05/72-minutes-of-hell-survivor-shares-story-of-abduction-assault-by-police-officer/

  https://www.ocregister.com/2012/10/26/ex-detective-convicted-in-rape-found-dead-in-cell/

  https://www.dailybreeze.com/20100408/police-report-details-officers-alleged-sexual-assault

作者 adminqw17